经典优美爱情美文散文摘抄,耽美文,美文欣赏,结婚生日祝福语大全,作文大全,心情不好的说说,伤心的句子推荐

当前位置:521美文网 > 祝福语句 > 节日祝福 > 母亲节 > 本文内容

兵与母亲

发布时间:2020-02-24 14:36源自:未知作者:美文阅读()

  “娘,儿复员了!”

  “那,你以后就可以整天和娘在一起了?”

  “对。儿以后就可以整天和娘在一起了!”
  
  麦子在北方的大地上熟了的时候,兵们复员了。

  其中一个当过班长的兵,行前被单独叫到连部。连长和指导员以温和的目光望着他,交给兵一项任务——兄弟连的一位连长不幸牺牲了。他的老母亲在地方办的一所托老院里。他的任务是在复员途中,替兄弟连队顺便绕路去看望一下老人家……

  兵接受了这个任务。不待开欢送会,独自离开了连队。

  兵如期来到了托老院,面对的却是他怎么也不曾料到的情况:托老院由于经营不善,濒临倒闭。前几天,有家属接走了最后几位老人,只剩下那一位连长的母亲还住着……

  托老院的人对兵说:“你可来了!我们托老院的地已经卖给一家开发公司了。对方急等着开工建别墅区呢。我们因为老太太为难死了。你一来,我们的问题就解决了。你无论如何把老太太接走吧!”

  兵愣了一会儿,也为难地说:“我把老人家接走倒是件容易的事,可我又该把老人家往哪儿送呢?”

  养老院的人说:“这你不必愁,她儿媳妇还在当地农村,送到她身旁去吧!”

  兵寻思了一会儿,觉得只有这么做。

  在老人家住的那间房子门外,兵响亮地喊了一声“报告”。

  “哪个?”——老人家的语调听来郁郁寡欢。
  兵犹豫了一下,这样回答:“我是一个兵。”

  “是兵就不用报告了。快进来吧。当兵的都是我儿子。儿子见娘还报什么告呢?进吧进吧!”

  听得出,老人家心情急切。
  托老院的人附耳对兵悄语:“老太太患了痴呆症。清楚的时候少,糊涂的时候多。这会儿说的是半清楚半糊涂的话。”

  兵不由得又是一阵发愣。
  “儿呀,你怎么还不进来呢?”
  托老所的人又附耳对兵悄语:“老太太的双眼也基本失明了……”
  兵一听心里就急了。兵怕老人家不慎摔着。兵顾不得再多想什么,一掌推开门迈进了屋里。
  兵又大声说:“老人家,您别下床,我已经进来了!”
  老人家的眼睛循声望向兵。垂在床下的一条腿,缓缓地又蜷收到床上去了。她脸一转,头一低,不理兵了……
  兵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  托老院的人附耳责备兵:“你怎么能叫她老人家呢?你应该叫她娘的嘛!你要真想把老太太接走,你就得冒充是他儿子啊!我告诉你她儿子叫什么名字……”
  兵竖起一只手制止道:“不用你告诉,我知道。”

  “知道你还愣个什么劲儿呢?你快叫声娘试试吧!”
  “娘……”兵张了张嘴,终于轻轻地叫出了那个在连队四年不曾叫过的亲情脉脉的字。老人家没有反应。
  “娘!”老人家还是没有反应。
  对方悄语:“她耳朵可一点儿毛病也没有。准是因为你第一声没叫她娘,而叫她老人家,惹她不高兴了。”
  “这老太太一不高兴,谁都拿她没办法。我看你今天是接不走她了。先找家旅馆住下吧!”
  兵接受了建议,怀着几分惆怅,默默地退了出去……
  兵在旅馆住下以后,坐立不安,反反复复地只想一件事——那就是如何才能圆满完成任务。
  第二天,托老院的人到那家旅馆去找兵,服务台说,兵退房了。“退房了?”这回轮到托老院的人发愣了,“这个兵,太不像话了!”
  “看上去挺实在,没想这么油滑!连句话都不留就溜了!”
  不料,第三天,兵竟又出现在他们面前,托老院的人转忧为喜。他们对兵说,情况有变化。变得对兵极为有利了。因为老太太昨天一下午都在不停地念叨:我儿子怎么露了一面就没影儿了呢?怎么不来接我回家呢?
  “只要你别再叫她老人家,充当她儿子,她准会高高兴兴地跟你走!……”
  他们巴不得老太太立刻就在他们眼前消失。他们一边夸赞兵一边把兵往老太太房间里推……
  兵进了门,又习惯地喊了一声:“报告!”
  老人家的脸倏地向他转过来。老人家那双失明了的眼里,似乎顿时充满温柔的目光。
  兵犹豫片刻,说:“娘,是我,您儿子。来接您回家!”
  于是,坐在床上的老人家,向兵伸出了自己的双臂……
  兵上前几步,单膝跪下……
  老人家的双手捧住了兵的脸。接着,摸向兵的肩,兵的帽子……
  “儿呀,你衣肩上怎么没那章章了呢?你帽子上怎么没那五角星星了呢?”
  “娘,儿复员了!”
  “那,你以后就可以整天和娘在一起了?”
  “对。儿以后就可以整天和娘在一起了!”
  老人家便一下子将兵的头紧紧搂在她怀里了!兵的眼刹那间湿了……
  兵昨天已经去了百里外的农村,见到了老人家的儿媳。军嫂是个刚强的女子,正承担着丧夫的悲痛在秋收。女儿才9岁,上小学二年级。军嫂对兵说,一忙过秋收,她就会将老人家接回来的。
  兵当时问:“另转一家托老院行不行呢?”
  军嫂说她四处联系过,本县还有另外一家托老院,但收费太高,丈夫那笔抚恤金支付不了几年啊。转到外县的托老院去,就没法经常去看望老人家了……
  军嫂说着说着,落泪了。
  兵望着才三十几岁的军嫂,想到了她以后的人生。于是一个决定在心中敲定。他要替军嫂和部队将一位牺牲了的军人的老母亲赡养起来!兵骗军嫂说,他临行前,部队指示他,务必负责将老人家转到另一个省的托老院去。说那儿条件可好了。而且是部队的转业干部在那儿当院长,老人家不会受委屈。军嫂哭了,说她怎么能舍得老人家离她那么远呢?兵就婉言劝军嫂想开点儿。说若辜负了部队的妥善安排也不好啊。军嫂却说,老人家晕车。兵说:“那我用小车推她老人家!”
  托老院替兵买了一辆崭新的三轮平板车。装了个美观的遮篷,做了一个分格儿的箱子,里边可以装食物、矿泉水、药,连修车的工具和汽筒都替兵备齐了。

  兵很感动。
  老人家一坐上那辆车就笑得合不拢嘴,孩子似的嚷着:“回家喽,我要回家喽!是我当兵的儿子来接我回家的!”
  兵见老人家高兴,自己也高兴,也笑。兵大声说:“娘,坐稳!咱娘俩上路啦!”
  在托老院的人们的目送下,那辆崭新又美观的三轮平板车渐渐远去。兵将他们面临的难题解决了。兵将他自己那张实实在在憨憨厚厚的脸印在他们的记忆中了。他们从内心里祝福“母子”二人一路平安!

  那辆崭新又美观的三轮平板车,在秋高气爽的季节,在斑斓似锦的北方大地上,在由北向南的几乎天天骄阳普照的公路上,如一辆观光旅游车一样,按兵心里的计程表接近着兵的家乡。
  兵一路对娘讲着自己看到的景色;偶尔也“引吭高歌”。兵唱得最熟的是《九月九的酒》:……九月九,重聚首,美酒浇心头,醉倒在家门口……
  路上,“娘”丢过一次:那是在与家乡的省份相邻的一个省份的地界内发生的事。傍晚,在公路旁的一家小饭馆前,兵遇到了几个歹徒抢劫、欺辱一名妇女。兵当然没有袖手旁观。歹徒受到了兵凛然正气的威胁,跑了。但兵的后脑上挨了重重的一击,昏了过去……
  兵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县城的医院里。“我怎么会在这儿呢?”护士说:“你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呀。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,我们县里的领导都来看过你啦!……”
  “那……我娘呢?……”“你娘?……”“我在这儿几天了?”“没多久,才4天。”
  兵一下子呆住了。兵突然哇地大哭起来。兵双手握成拳,同时擂着病床:“这可怎么好,这可怎么好,我怎么把我‘娘’丢了!都4天了,我哪儿去找我娘呀!……”
  此事惊动了院长。院长问明白以后,立即向县里汇报。于是县里指示公安机关出动人员,帮助兵寻找他的“娘”。
  其实4天里,“娘”没离开过公路旁的那家小饭馆。确切地说,除了下车去厕所,几乎没离开那辆三轮平板车。饿了,就吃一个箱子里的面包,或几块饼干;渴了,喝几口矿泉水,或吃一个西红柿。晚上,蜷在车上睡。小饭馆的主人目睹了兵见义勇为的那一幕,有心替兵关照他的“娘”。他送给老人家饭菜,老人家一口也不吃;晚上,他想请老人家睡到他屋子里去,老人家也根本不听他的劝。她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:“我儿不会把我撇在这儿的!”
  也幸亏头脑痴呆的老人家专执一念守在车上,否则,那车肯定会被贪财的人蹬走了。而饭馆主人惟一能尽一下心意的事,不过就是在老人家下车去厕所时,搀扶并替她照看着车。
  当兵见到“娘”4天里没洗过脸的样子,兵双臂紧紧抱住“娘”,头偎在“娘”脸前,泪如泉涌。
  兵内疚地说:“娘,对不起,儿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  “娘”眉开眼笑,左手拍拍兵的背,右手摸摸兵的脸,高兴地说:“我儿叫娘好担心,我儿叫娘好担心……”
  小饭馆的主人听别人悄悄议论老人头脑痴呆,认为纯粹是胡说八道,立即予以反驳:“造谣!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她更主意铁定的老太太!不听到她儿子的声音,连冬天都会在车上过。如果她头脑痴呆,那我们都痴呆了!”
  县里向兵授了一面锦旗,上绣“当兵的人”四字。
  “娘”坚持让在车篷旁竖一根杆儿,将锦旗挂着。兵看得出“娘”因他这个儿子感到多么的自豪,不愿扫老人家兴,依她。她竟信不过兵,用手摸到那旗杆儿确实竖在车篷旁了,锦旗也确实挂在旗杆儿上了,才欣然地抿嘴笑了。在人们的夹道欢送之下,兵蹬着那辆车离开了县城。
  路上,“娘”问:“儿呀,旗飘着么?”兵朗声回答:“娘,飘得像一面迎风招展的军旗啊!”
  其实,兵已经将旗取下了。他觉得太招摇了。

  当然,兵和“娘”也逢过刮风天,下雨天。“娘”就会格外心疼“儿子”,不许他继续赶路,一定要他找个地方避避,或干脆在路边小店住下。兵则完全顺着“娘”的意思,一次也没惹“娘”不快过。
  终于有一天,兵蹬着那辆车进入了家乡的地域……在一条盘山路旁,兵刹住车,扭回头喜悦地说:“娘,咱们到家了!远处那小村子就是……”
  “娘”却在车上舒服地酣睡着。秋日中午的阳光,以它一年里最后那份儿洋洋暖意,慷慨地照耀在“娘”身上,照耀在“娘”脸上。兵不禁笑了。

  斯时那辆崭新的车已经变旧了。有的地方已经因被雨淋过而生锈了。美观的车篷也褪色了,蒙尘落土了。而兵的平头已经长成长发了。兵的军装,被一番番汗碱板结了,像刚刚浆过似的。兵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觉出自己脸上长出了扎手的胡茬……

  斯时兵已蹬着那辆车行程数千公里,历时近两个月了……
  不久,连队收到了兵的信。信中写道:“敬爱的连长和指导员:由于特殊的情况,你们交给我的任务,我是这样来完成的……”
  连长看完信说:“想不到啊!”
  指导员看完信说:“归根到底,是我们许多这样的兵,使我们的部队有种种理由感到光荣和骄傲呀!”

  当天,复员了的兵的这封信,在全连大会上被宣读了。
  一阵肃静之后,一名战士大声唱了起来:咱当兵的人,有啥不一样……于是全连战士齐唱:咱当兵的人,咱当兵的人……
  他们想,数千公里以外那一名复员了的战友,也许能听到他们的歌声吧?

标签Tags: 兵与母亲

欢迎分享转载→ 兵与母亲

上一篇:母亲

下一篇:母亲最真挚的企盼

相关文章

收藏本站 - 百度地图 - 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TAG标签
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. 521美文网 Power by DedeCms - 备案号:苏ICP1234567-2号